加油員王濤在為顧客加油。
  王濤
  12月24日,當記者再次見到王濤時,她正準備前往位於新都一處新建的加油站。王濤是成都某加油站的一名班長,在近5年的時間里,她長期承擔夜間值班加油的工作。在別人看來,夜班工作既辛苦又危險,但對王濤來說,夜幕下仍在工作的不止她一人,她的搭檔、深夜加油趕著去賣菜的農民、加完油又專門送來感冒藥的小轎車車主……都是陪伴她度過漫長黑夜的人,她說:“雖然這份工作有些辛苦,但還是給了很多人方便,我覺得還是有成就感的。”
  有點辛苦/
  夜班12個小時 打掃衛生驅困意
  晚上7點,距離規定的交接班時間還有半個小時,剛剛吃過晚飯的王濤已經來到雙荊路的加油站,“班長要提前半小時到崗。”穿上橙色的工作服,王濤的夜班工作開始了。搬開地下儲油箱的蓋子、拉開兩個靜電接地報警器、抽出3台加油機的16個油槍一一查看,作為班長,王濤需要將油站所有的設備檢查一遍,確保沒有異常之後在檢查單上做好記錄。
  雙荊路的加油站共有十多名工作人員,分4個班,所有人都是按照一個白班,一個夜班的順序工作,之後可以休息兩天。夜班從前一天晚上7:30 開始,要上到第二天早上7:30,整整12個小時。
  為了抵擋困意,王濤和她的同事們摸索出自己的一套解困辦法。“如果有一點疲倦的話,可以做夜宵吃。”12點過,來加油的車輛已經很少,王濤回到辦公室,把之前泡好的一杯黃豆倒進豆漿機,幾分鐘後熱騰騰的豆漿香味瀰漫了整個屋子。“三四點是最困的時候。”王濤說,剛到加油站時對夜班生活還不是很習慣,在老員工的建議下,她開始用打掃衛生的方式驅趕困意。有一次,她正踩著凳子擦拭貨架上的機油桶,擦著擦著眼睛不自覺地就閉上了。“小妹,你擦的機油是540塊哦,掉下去的話你要自己花540買哦。”一名老員工過來提醒:這句話讓王濤瞬間驚醒,“眼睛一下子就睜大了。”
  有點感悟/
  菜農凌晨加油賣菜 “都是為服務別人而忙碌”
  在雙荊路加油站工作之前,王濤曾在金堂加油站工作,因為加油站靠近農田,附近不少農民凌晨三四點就會開著車到這裡來加油,之後拉著一車的蔬菜水果到城裡的早市上出售。“經常是一輛剛加完,剛想輪換著休息一下,另一輛又來了。”這樣下來,後半夜王濤和她的同事幾乎要忙碌到凌晨5點左右。
  “大家都不容易。”王濤說,雖然自己上夜班熬夜,但其他同事和自己一樣也需要熬夜,看著農民們凌晨就要出門賣菜、來來往往的車輛深夜加油之後繼續上路,也不容易,“大家都是為了服務別人而忙碌著,我的辛苦不算什麼,因為有那麼多人陪我。”
  陌生司機給她送來感冒藥
  “起碼自己的付出是有價值的。”
  2013年的一天,在凌晨2點過,一輛雪弗萊轎車開進加油站,加了280元的汽油後,駕駛員稱自己沒錢,拒付油費。“他說話的時候凶得很,怕是‘來者不善’,我心裡一緊,但還是硬著頭皮要錢。”王濤說,她曉之以情動之以理,讓他對自己產生同情,“這錢您不給,我就得補,大家都不容易不是嗎。”
  “我當時心想,平時有那麼多演練,萬一齣事,就按平時練的來處理。”王濤苦說半個小時後,這個“難纏”的顧客終於付清了所有油費。
  深邃的黑夜似乎能夠包容一切,夜幕下在加油站堅守的王濤經歷過驚險事件,也感受過油箱滿滿的駕駛員送來的溫暖。因為感冒,某天夜班王濤的狀態不是很好,一名30多歲的轎車司機加完油,特意返回加油站給王濤買來感冒藥,“你也挺辛苦的。”就是這麼一句簡單的理解和幾包感冒藥,讓王濤感動不已,“起碼自己的付出是有價值的。”
  貼心丈夫承擔全部家務
  早上7點,王濤和白班同事交接後可以下班了,平時她住在昭覺寺的宿舍里,但這天她要趕回金堂的家中,丈夫和女兒正等著她過周末。
  經常上夜班,比王濤更擔心的是她的丈夫,“最擔心的是她下夜班之後,在路上睡著了。”為了減輕妻子的負擔,丈夫承擔了家裡所有的家務,回到家,王濤可以好好地睡到下午。
  經歷了3年多的夜班生活,王濤早已習慣。12月24日,記者再次見到王濤時她已經被調往昭覺寺南路的油站當大班長,有新油站成立時,她還會去培訓員工、幫助新站理清前期工作,這段時間上的夜班少了,但她說如果有需要,她還是不會拒絕夜間加油的工作,“如果你愛一個工作,不管是做什麼都會全心全意。”王濤說,她很享受將雜亂事物理清之後的成就感,這也是她一直樂觀積極的原因。華西都市報記者周家夷
  (圖據視頻截圖)  (原標題:司機加了油想賴賬 她施“苦肉計”說服他掏錢)
創作者介紹

鄉村傢俱

ec11ecouf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